【華麗的假期】May 18th│韓國光州抗暴真相│光州事件

★在《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之前,同樣改編自光州事件經典作品,韓國民主電影不得不看的首部曲

★ 韓國年度票房突破12億,席捲730萬觀影人次

★ 《殺人回憶》金相慶 X 《步步驚心:麗》李準基,展現動人兄弟情

★ 口碑盛讚經典作,影迷無一不在觀影後內心激盪不已

★ 入圍2007青龍獎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大鐘獎最佳女主角等多項大獎

1979年獨裁領導者朴正熙遇刺身亡,身為保安司令的全斗煥,獨攬軍政權,1980年5月17日宣布戒嚴。《華麗的假期》的故事也就此開始…… 光州計程車司機姜民宇(金相慶 飾)和高中生弟弟姜振宇(李準基 飾),兄弟倆因父母雙亡,過著相依為命的平凡日子。在教堂彌撒時,民宇邂逅了護士朴申愛(李枖原 飾),雖著日子兩人的愛意漸長。5月18日凌晨時分,光州集結了大批空降部隊,進行大規模的祕密調動。此時,民宇約申愛去看電影,然而街頭民眾抗議全斗煥上台的聲浪,持續擴大,充滿劍拔弩張的氣氛。正在看電影兩人,一個被軍隊痛打的民眾突然逃生到戲院,眾人倉皇而逃,映入眼簾的是軍人正四處毆打抗議民眾。弟弟振宇血氣方剛,也想加入抗議行列,民宇百般嚇阻,可在得知振宇同學意外因此喪命後,也一起走上街頭。身為計程車公司老闆,也是申愛之父的退伍上校朴興洙(安聖基 飾演),不忍看到軍民衝突,建議以往部隊同僚改採溫和手段,卻被軍方拒絕,眼前這場暴力衝突越演越烈,光州頓時陷入了人間煉獄之中,民宇、振宇與申愛眾人是否能全身而退呢?

劇情的另一條線,在於軍政府的種種動作,先是飛機上的長官表示,這一趟是要剷除共產黨的勢力,並表示目的地是最高機密,而士兵以日出的方向推斷,飛機是往南方開的;再來是護士申愛的父親,原來是一位退休的高階軍官,在一次與現任的軍隊指揮官面談中更得知,軍方除了要在各校園駐軍之外,更不排除以任何方式驅離暴亂份子、整肅異己。
歡欣鼓舞的市民們,面對著舉著武裝軍隊高唱著「歡送歌」,並且不斷地倒數著離午時的計時,還剩10分鐘、還剩5分鐘,忽然廣播器開始播放起了南韓的國歌,原先嬉鬧的市民收起了笑容,嚴肅的立正、開始跟著唱起國歌。

 

然而,諷刺的是,當國歌響起,正是軍隊發動攻擊的信號;軍隊開始持槍掃射遊行示威的群眾,無差別攻擊造成大量的學生、民眾死亡,而弟弟振宇也在這波的攻擊當中喪生。哥哥民宇在傷心欲絕的同時,更點燃了對獨裁政府的憤怒,進而參與了光州的市民集結成的人民軍,攻破了軍火庫,暫時地將軍隊趕出了光州市。然而這短戰的勝利帶來的並不是甜美的果實,而是慘痛欲絕的代價。軍政府包圍了光州,切斷所有的資源,並開始竭盡所能的將這群市民視為共產黨黨工、間諜、叛亂份子、暴民等。耗時幾日後,政府動用了大型武力,以坦克、大批軍隊攻陷了武裝自治的光州,民宇也在最後對著政府軍喊著:「我不是暴民,你們才是!」而死於亂槍之下。

整部電影是取材自南韓的光州事件,又稱為518事件;80年代美國與蘇聯成為世界兩大勢力,
而在資本主義取向的南韓抑是受到麥卡錫主義的影響,人人唯恐被貼上紅色共產黨的標籤。
而另一方面,此時期南韓,因種種複雜的政治因素發動了戒嚴,進行軍事管制,禁止任何非法集會、遊行,並且嚴立控管各個媒體機關,就是要防止北韓的共諜騷亂。之後,當時的陸軍司令官全斗煥發動政變,取得了全國的軍政權;整個南韓在戒嚴之後便開始發動一波波人民抗議、萬人示威,在全斗煥政變之後更盛,而光州事件,正是在5月18日軍方與約1500名學生在當地大學校門口發生衝突,進而開始展開大規模的屠殺行動。

從電影的各個細節來看,一開始學生振宇過著平凡尋常的日子,上教會、追女生、念書、懷抱著著想買一把賽哥維亞吉他的夢想;而電影透露各個小細節凸顯出兄弟倆相依為命的情深,例如一起去看電影、參加教會活動(雖然上述兩者應該動機不單純,哈)、哥哥被軍方追捕逃逸後,告誡著弟弟不可以去參加示威遊行等等。而哥哥粗線條的個性,在片中前段成為了重要的甘草,最深刻的片對,莫過於哥哥誤以為後坐載著、環抱著的是護士申愛而得意洋洋,殊不知是弟弟振宇。從整個結構來看,前段歡樂、趣味的情節,恰巧與後段的血腥屠殺造成了極大的反差,甚至呈現了一種荒唐的非現實感。

教堂牧師在片中曾經如此的比喻專制政府:「這個新政權想要得到擁護。如果造反而得不到擁護,
那他們就成為了反叛者。他們現在就像踢一腳熟睡中的狗,在他開始吠之前打他,這樣狗便知道一吵鬧就會被打,因此學會安靜。」而在戰爭當中,通常學校與醫院是較不會被攻擊的地區,因為裡頭的是救人的醫生與無辜的學生。電影裡有一段特別觸目的是,當救護車開出了醫院,進入了鎮壓的現場欲將傷者送醫,軍方卻仍舊無差別的掃射,無論醫生、學生、民眾。

時代下的人民是身不由己的,而二位主角成為當代年輕人的兩種典型,一是或說熱血也好,
說較具社會參與也好,通常這類的人會成為民主運動的主力;而另一種典型則是比較低調、安分守己的過著生活。然而當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逼迫聯第二種典型的人民出面抗爭,是意味著踩到了人民某一條不可踰越的界線了。而這樣子的踰越,人民是不會忘記的;如同片尾最後,護士申愛在廣播車上,在夜深人靜的空巷呼喊著:「光州的市民,請不要忘記我們!不要忘了我們曾經保衛這個城鎮!」
暴力的政治、肉身抵抗的人民,最後在歷史上都會被記上一筆。

發表感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