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大拉的馬利亞》 Mary Magdalene-愛與救贖

《抹大拉的馬利亞》故事背景在一世紀的聖地,講述年輕女子馬利亞離開她的小漁村和家人,加入一場新運動。受到領袖拿撒勒人耶穌及其教導的啟發,馬利亞和門徒們一同踏上前往耶路撒冷的旅程,成為基督教創建過程的核心人物。《抹大拉的馬利亞》把一個獨特又動人的角色帶到觀眾面前,放在偉大起緣故事的中心位置。

【電影誕生】

耶穌基督的故事啟發過世世代代的導演,包括《馬太福音》的皮耶保羅帕索里尼、《基督的最後誘惑》的馬丁史柯西斯和《受難記:最後的激情》的梅爾吉勃遜。這個故事以各種不同的方法被述說,在藝術文化圈、歷史宗教學術界以及電影業都激起極大迴響。它的詮釋空間如此豐富和開放,所以毫不意外的讓製片伊恩肯寧和埃米爾謝爾曼在思索如何將老故事翻新時,開始考慮從另一個角度重新詮釋這個故事。一項考古發現把這樣的靈感深植在他們心中。「顯而易見的,耶穌的故事已經被不同導演拍過無數次了,」伊恩肯寧表示。「在埃及和希臘發現的羊皮紙碎片據稱是抹大拉的馬利亞福音書,這燃起我們的興趣去述說聖經脈絡裡的女性故事。」「每個世代根據當代狀況都會擁有自己重述和重新想像的故事,」伊恩肯寧繼續說。「如果你要拍電影,一定要獲得現代觀眾的共鳴,否則不會有人去看。我們認為抹大拉的馬利亞故事有述說的空間,以女性角度去看耶穌基督的生與死是一個新的詮釋方式,也反映出現代議題。」「要講這些對大家來說至關重要的故事,在某些程度上也一定要負責任。但你必須相信劇本、導演和演員,相信他們會呈現出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我們認知到這是影響人們甚鉅的故事,所以也盡量以最好的方式去說。」一開始的劇本由知名劇作家海倫艾蒙森撰寫,她設計出藍圖,把所有相關內容串成故事,伊恩肯寧解釋,接著補充:「後續由菲莉帕哥斯雷接手,賦予電影特色,並增添些許門徒和馬利亞之間的生動互動。」菲莉帕哥斯雷受到這部電影吸引是因為她想導正幾百年來的誤解。「我一直都對耶穌的故事很有興趣,我覺得過去幾個世紀大家歪曲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以及她的身分,」她說。「長久以來沉默的人物有了發聲的機會。從女性的角度來看耶穌的故事很令人期待,我們得以觀察其中的變化,那段旅程的關鍵時刻如何以不同方式呈現,以及最終耶穌的信息如何由女性來解讀。」

製片埃米爾謝爾曼補充:「抹大拉的馬利亞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被邊緣化,我們希望重新賦予她在耶穌故事中應有的中心地位,如同一名重要門徒。我們述說的這個故事直搗所有宗教的核心,甚至全人類。馬利亞瞭解到所謂的『王國』,或任何我們追求的烏托邦,需要從自己的內心找起。靈魂在心中與愛和善平起平坐。馬利亞的信息直至今日都具有革命性,希望可以跟現代觀眾產生強烈共鳴。」菲莉帕哥斯雷踏上一段探索聖經歷史的歷程,發現其中越來越複雜的脈絡,也更加瞭解電影核心故事的重要性。「我們和拉比、牧師、猶太歷史學家、聖經學者和考古學家進行過多場對話,而他們每個人都意見相左!」她說。「他們對耶穌行動和其中意義都有自己的看法,很有意思。但更有意思的是,他們毫無例外的一致認為抹大拉的馬利亞應該被視為門徒之一。」製片莉茲華茲繼續說:「電影劇本和製作過程受到很多不同神學和歷史文本的影響,我們請來了好幾個聖經和歷史顧問,包含猶太教、希臘正教和天主教,他們非常傑出,但也提供完全不一樣的視角,從一世紀的猶太思想到基督教對於一世紀的書寫和重新書寫、從最主要的馬可福音到馬利亞福音都囊括其中。」「我們並沒有打算讓這部電影成為某種神學或歷史文本,」她接著說。「這個故事具有詮釋空間,我們述說了一個版本,但也抱持著對信仰的高度尊重。」菲莉帕哥斯雷說明馬利亞福音的重要性,它是製片群參考的關鍵文本之一:「它呈現出馬利亞是耶穌運動當中的重要人物,」她說,「從馬利亞和男性門徒之間的辯論來看,她是耶穌身邊親近的人,對耶穌的教導有獨到見解,而且試圖與門徒分享。由於她是女人,又有這樣的獨到見解,因此不受某些門徒歡迎,特別是彼得,這帶來很有意思的互動。」莉茲華茲進一步解釋:「馬利亞對於王國以及耶穌信息的理解仍存在於基督教的寬恕、慈悲和人性中。在電影裡,所有門徒對神的國的理解都有點不一樣,又或者是說,它會怎麼出現。

耶穌會怎麼以及在何時帶來神的國?馬利亞瞭解到耶穌信息中的答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我們必須從內心開始改變,才能改變周遭的世界。在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的過程中,她一直在他身邊,沒有像其他門徒一樣逃走,這也是很重要的不同點。從電影中馬利亞和彼得的辯論可以看出馬利亞的理解基於耶穌信息所說的寬恕。後來,耶穌出現在其他門徒面前,其他福音才都同意這是寬恕的信息。」對飾演彼得的奇維托艾吉佛來說,不同的觀點很重要:「馬利亞福音提供了洞見,因為它和新約聖經裡的福音是如此不同,有關於爭鬥、成為門徒的論證、馬利亞製造的衝突,以及對新開始的不同見解,特別是在耶路撒冷和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之後。」伊恩肯寧和埃米爾謝爾曼也對電影最終的商業前景抱持積極態度。伊恩肯寧說:「我們不希望疏遠基督教觀眾,但同時也不希望讓人覺得基督教觀眾無法接受一部有關平等和女性主義的電影。我們希望找到對的導演,讓這部電影的敘述方式不會排除任何人。」當然,製片群也意識到這部電影的呈現方式可能會在世界各地引發爭議。菲莉帕哥斯雷說:「我們沒有按照順序,以壓縮的時間說故事,也給了猶大有別於傳統的動機,但最具爭議的點是從女性的觀點來說故事。」

根據聖經,耶穌被釘死和埋葬時,抹大拉的馬利亞皆在場,她被認為是耶穌復活的首名見證人。在西元591年,教宗額我略聲稱抹大拉的馬利亞是妓女,誤解延續至今。直到2016年,梵蒂岡正式稱抹大拉的馬利亞為「使徒中的使徒」,以及傳揚耶穌復活的消息的第一人。

發表感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