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強韓國電影「大叔」即將全台上映

Posted on
大叔電影線上看
韓國電影大叔

電影名稱:大叔
年份:2020年
國家:韓國
片長:119分
類型:動作片
上映日期:2020-06-19
導演:李楨凡
演員:元斌 、 金希沅 、 金賽綸

劇情簡介:
南韓的特務高手泰植(元斌飾),在某次行動中愛妻因他而死,便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在鄉下開間小當舖過活,唯一的朋友是樓上的小女孩素美(金賽綸飾),素美媽媽吸毒,經常任小女兒在外遊蕩被人欺負,在素美心中只有泰植是可以依靠的大哥哥。

素美媽媽因為偷走黑道的毒品,黑道將素美和媽媽一起綁走,並要求泰植幫忙送毒品給仇家,否則就把素美殺死,泰植為了救出小素美,決定勇往直前,隻身面對龐大犯罪集團。而活體器官毒品樣樣都賣、心狠手辣的黑道集團 ,會怎麼對付泰植,泰植和小素美這輩子還有團聚的一天嗎?

不多話、總是不與人來往的車泰植,獨自經營著一家當舖,只有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小美老愛在泰植身邊打轉,但小美的媽媽卻不喜歡自己的女兒和行為舉止怪異的泰植來往;原來泰植過去是國安機關的特種部隊人員,仇人設局讓他已懷孕的妻子在車禍意外中喪生,泰植認為自己害死妻兒,從此封閉自己不與他人來往。

某天,在夜總會當舞孃的小美媽媽捲入黑道毒品失竊事件,小美也因此遭到黑道綁架,車泰植也莫名捲入此事件中,為了救出小美,泰植決定不顧自己生命與黑道對抗!

電影評論:
沒有太多的期待,只知道元斌的新電影大叔從8月初在韓國上映近一個月來,觀影人次已經突破400萬了,這對同樣不景氣的韓國電影來說,只靠著元斌一個卡司,真的是件很難得的事,所以,難得9月初到韓國來電影仍在上映中,這麼愛看電影的我,當然不能錯過這部電影啦!

同行看電影的朋友有三人,剛來韓國唸延世大學研究所的男性友人聽到片名覺得意興闌珊,因為他誤以為這部電影是&r親情片;而我則是因為對元斌沒有特別的感受,抱著好奇的心理進了電影院,沒想到就這樣被元斌吸引了….

電影一開始,是一群警察在執行抓毒品的任務,但整個任務被一個CLUB舞孃給破壞了,她拿走了所有的毒品;鏡頭一轉,就是小女孩小美和元斌飾演的「大叔」車泰植的戲。車泰植,留著一頭亂髮的男子,開著一家當舖可有可無的生活中,面無表情、吝於開口,但小美就是喜歡膩在他身旁,與其說是為了錢,倒不如小美是為了和「大叔」說話,小美把心愛的耳機都當給車泰植,然後就賴在「大叔」家裡吃飯,但小美媽媽也就是拿走所有毒品的舞孃卻討厭女兒老是往車泰植家裡跑,因為在小美媽媽眼中,她覺得這個沈悶的男子怪異至極點;小美媽媽有毒癮,只要毒癮發作必定把小美關在門外,小美只好到「大叔」家裡過夜,不多話的泰植總是把自己的床讓給小美。

事實上,電影並沒有用太多的時間,去舖陳小美和「大叔」的感情,但卻可以理解,小美的耳機、小美愛幫人擦指甲油並畫圖,泰植去祭拜亡妻和還沒出生的孩兒,在在都能為之後泰植何以願意賭上性命都要救回小美合理化,也許是移情作用吧!小美把「大叔」當成自己的父親,泰植則將對妻兒無法傳達的愛擺在小美身上,與其說兩人培養出相知相惜的感情,倒不如說兩人在彼此身上找到慰藉。

這部電影,有著露骨且殘忍的暴力,但元斌的動作場面卻有著無法形容的「美感」,看他追擊壞人或殺人,竟然成了一種藝術,竟然成了一種「享受」,在理解車泰植不得不為之的行為及看似冷冰冰的外表下,我卻莫明的感受到他內心的熱血與情感,然後,就會完全認為他的一切作為都是合理而不可不為的,而他所有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救出小美……。

我不想「爆雷」談論太多劇情的細節,但我只能說,這些在販毒及製造毒品的壞人,真的會讓人看了很生氣,利用小孩子們遞送毒品、提款甚至製毒,然後小孩子長大了再把他們殺了,非法販賣器官,看到編劇這樣安排,只能用心驚來形容,而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當然更加深車泰植的正義感,這時候他不再只是為了小美,也是為了所有的孩子們。

我要說,看元斌演這部電影很過癮,不論是頹廢不振的車泰植,還是剪了短髮下定決心的車泰植,元斌那張似乎沒有太多喜怒哀樂表情的臉上,卻永遠看得到眼神所透露出來更叫人震撼的言語,讓觀眾可以讀到他的悲、他的痛,進而理解他的傷;知道人最可怕的是什麼嗎?絕對不是面露猙獰的神情或口吐惡毒的言語,車泰植自始至終冷得像冰的殺無赦行為,才真正讓人瞭解什麼叫發自內心的害怕與驚恐。

再來,我要說的是,我很愛編劇讓車泰植是個完整且完全有血有肉的人物,以為小美已經不在人世,在殺遍所有惡人之後,他為手槍換上新的彈匣是為了結束自己生命,但猶如天使般的一聲再次救贖了他的心和他的人;我只能說,看了將近兩小時面無表情的車泰植,這時他依然沒有什麼表情變化的臉上卻掛了兩行淚,讓我的心有如被鐵鎚重重敲了一下般的心痛與感動,而殺了這麼多惡人的車泰植面對警察的到來,表現得是如斯平靜,連警方都網開一面讓小美同車,看著小美趴在腿上沈沈睡著,泰植的臉上盡是滿足與詳和,完全無法與先前殺紅了眼的模樣連在一起啊!

面對拂曉的第一道曙光,警方接受泰植的要求,帶著他和小美到相識老爺爺開的文具店裡,敲開拉下的鐵門,泰植將小美託負給老爺爺,然後在書包裡用力、拚命地塞進筆記本、鉛筆盒、鉛筆等文具,看著背著新書包的小美,泰植問小美:妳可以一個人生活嗎?最後一次可以讓我再抱抱妳嗎?泰植再次無法抑制地流淚,但小美在大叔擁抱下面露安心平和的模樣,說真的!不流淚都很難吧!?連我同行的男性友人看到這裡都掉眼淚,更不用說哭點一向很低的我,只能用淚如雨下或淚崩來形容啊!

發表感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