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間的神秘真相,詭絲線上看

Posted on
詭絲線上看

電影名稱:詭絲
年份:2020年
國家:台灣
片長:108分鐘
類型:科幻、恐怖、懸疑、驚悚
上映日期:2020-09-29
導演:蘇照彬
演員:徐熙媛(Barbie Hsu) 、 陳柏霖(Bo-Lin Chen) 、 江口洋介(Yosuke Eguchi) 、 林嘉欣(Karena Lam) 、 張鈞甯 、 張震(Chang Chen)
劇情簡介:
《愛情靈藥》導演蘇照彬作品,集合日港台三地的演員,包括張震、江口洋介、林嘉欣、大S等人演出。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嗎?」
一組由殘障科學家黃三太所領導的科學小組,利用可以捉鬼魂能量的發明「孟結海綿」,捕捉到世界上第一隻鬼。

一名對超自然現象極度好奇的科學博士橋本良晴(江口洋介 飾),希望在尋找靈魂存在運作的過程中,能夠得到永生的超然解脫,以「孟傑海綿」發現了一個小男孩的靈魂後便積極展開調查。

真正的鬼是什麼?雖然捕捉到鬼魂,但科學家對它一無所知。這個鬼是一個身份不明的十三歲孩童,毫無理由的殺了一名攝影師。小孩的身份是誰?為何殺人?主導計畫的科學家黃三太,網羅了菁英探員葉起東,對小孩的死因展開調查。

葉起東隸屬台灣台灣「聯合犯罪打擊小組」,擁有過人的動態視力,他能看到飛行中的鳥身上的每一根羽毛,看清楚疾駛中的公車上,每一個人的臉,並精通讀唇術。

警探葉起東(張震 飾)、起東女友杜家維(林嘉欣 飾)、博士助理蘇原(大S 飾)、另2名助理(陳柏霖、張鈞甯 飾)紛紛介入調查,在調查的過程中,起東看見小孩的雙眼之間有一條細絲,隱約之間,細絲接上某個神秘的力量,支持維繫著小孩的鬼魂。

葉起東正面臨母親病危的恐慌掙扎,他追蹤小孩四處飄燙的鬼魂,找到他的屍體,並發現小孩是被自己的母所殺害。而抓到他的科學家黃三太,早已厭倦了生命,他認為促使鬼魂行動的原因是「恨」。

小組成員因為害怕小孩的危冾性,先發制人將它隔絕拘禁,他們成功了,但這個舉動擾動了細絲的另一端,釋放出另一個更恐怖凶殘的力量。

與研究相關的人一一離奇死亡,黃三太因為想要變成鬼,因而在最後懷抱著恨意自殺,欲尋求永遠的解脫。而他的死導致起東與他的女友身陷其中,雙雙面臨了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死亡的危機……

由中環娛樂集團斥資二億新台幣拍攝的驚悚鉅片《詭絲》,是台灣影史上花費最大的電影,由《雙瞳》《三更》才子編劇蘇照彬執導,找來亞洲一線巨星演員組合,包括了張震、江口洋介、林嘉欣、徐熙媛(大S)、陳柏霖、張鈞甯等攜手主演,幕後人員更是陣容堅強,曾獲得金馬獎和香港金像獎最佳攝影的黃岳泰《雙瞳》、《紫雨風暴》;《追殺比爾》、《不夜城》的美術設計種田陽平(Yohei Taneda)、《旺角黑夜》的知名剪輯師張嘉輝、甫獲柏林影展銀熊獎最佳電影音樂的《伊莎貝拉》金培達、還加上《駭客任務》系列的化妝設計大師保羅凱特(Paul Katte)和尼克尼可洛(Nick Nicolaou)等,一流的幕後團隊攜手打造這部傑出鉅作,成功入選本屆坎城影展「官方正式觀摩影片-Official Selection Feature Films Out of Competition」,成為坎城影展自1939年創辦至今唯一獲得大會官方提名的,來自台灣的科幻驚悚電影。

電影評論:
《詭絲》是《雙瞳》的編劇蘇照彬自編自導的第一部商業科幻片。蘇照彬之前的作品以劇本為多,比較知名的如《運轉手之戀》、《三更2之回家》與《雙瞳》。他第一部執導演筒的作品《愛情靈藥》是一部北野武式的性愛狂想喜劇,以多線敘事風格描寫一般人對於性的看法。雖然與商業市場構不著邊,倒也看得出他在打破傳統喜劇敘事上的野心。

理工科系背景的蘇照彬,讓他對於揉合科學知識於劇情的功力勝過一般的編劇。行政院新聞局連續二年的優良劇本獎,蘇照彬都是榜上有名。《穿隧》和《絲》二部作品以大量的物理科學知識為基礎發展出的科幻情節。蘇照彬的努力不締在台灣這塊科幻類型電影極為缺乏的土地上,注入一股可能性。

只不過,好劇本是一回事;把劇本拍成電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基本上,《詭絲》循著一個科幻類型的路線,將亞洲對鬼的既有觀念以及物理知識,揉合而起一個有趣的科幻故事。電影的開頭十分引人入勝:一名專門拍靈異照片的賞金獵人在某次拍鬼的過程中,心臟麻痺死亡。原來他受雇於由日本科學家橋本良晴(江口洋介飾)所領導的科學小組。他們研發出一種「孟傑海棉」,可以捕捉任何形式的能量。他們假設鬼其實也是一種能量的轉換,而孟傑海棉可以捕捉任何能量的波長。也就是說,只要條件適合,他們就可以抓得到鬼。

這個研究假設十分有趣,也有足夠的可能性去撐起一部類型電影,但很可惜的是在後面劇情的發展卻沒有多加著墨。外國攝影師猝死後,科學小組進駐鬼屋,架設昂貴的科學器材觀察幽靈,並且請來「聯合犯罪打擊小組」的優良幹員葉起東協助辦案。而在某次意外中,科學小組的組員蘇原意外被幽靈小男孩殺害身亡,明察秋「毫」的葉起東發現小男孩的身上出現一條「絲」,藉由絲的引領尋線找到小男孩就讀的學校與母親,揭發一門親母弒子的悲劇,卻也在同時給自己與親人帶來了殺身之禍。

《詭絲》開頭的三分之一讓我看得津津有味,類似《X檔案》的開場配上蒙太奇的剪接,快速地介紹了科學小組的成員與研究目的,節奏快而主題明確。片子一開始的槍戰戲劇張力十足,頗有《悍衛戰警》的節奏感,戴立忍和黃健偉二人飾演的攻堅警察戲份加起來雖然不到五分鐘卻令人印象深刻,葉起東用獵槍的瞄準器讀唇語的概念也蠻屌的。而葉起東剛加入研究小組時,蘇原的吃味與橋本的一意孤行,二人各懷鬼胎的性格迥異其實可以發展成極為精采的對手戲,卻在後頭蘇原被鬼小孩殺害後而開始走下坡。

整體而言《詭絲》的情節十分流暢,沒有任何觀眾無法理解的地方,許多科學上的辯證在一堆物理名詞的加持下似乎也能自圓其說。但我所要挑剔的並非科學劇情的部份,而是導演對於劇情主旨的一廂情願與角色刻畫的嚴重不足。

先談談劇情吧。一開始編導有意誤導觀眾「鬼的能量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對世間的某人含有恨意」,再加上強烈磁場將能量凝聚,人就可以變成「鬼」。這個假設讓一心想變成鬼的橋本有了實驗基礎:他幹掉了罵他744次豬頭的渾蛋長官,以這絕對的恨意到了磁場強大的地方自殺以求成鬼。

然而這個假設,卻在急轉直下的劇情發展被推翻了,觀眾發現「原來人會變成鬼是因為愛而不是恨」。我的媽呀,這不是「有愛不死」的借屍還魂嗎?搞了老半天蘇照彬在《雙瞳》裡面玩不夠還搬到《詭絲》裡頭繼續玩。如果說《雙瞳》為人所垢病的是片尾大辣辣毫不掩飾的「有愛不死」,那麼《詭絲》的形式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在傳達這個令人冏到不行的老梗概念。這不僅讓最後一幕想變鬼為恨而死的橋本屍體感到諷刺性好笑,也讓人對蘇照彬「有愛不死」一廂情願似的堅持而覺得莞爾。

其實「有愛不死」並非原罪,想要傳遞這個概念也不是不行,只是編導在前頭劇情並沒有足夠的情親脈絡,去將幽魂母子二人的愛恨情仇自圓其說。導致後頭的Twist反而變成強硬的轉折,讓觀眾一頭霧水地冏在大銀幕前,哭笑不得。

對照起劇情,《詭絲》在角色的刻畫上就相對薄弱起來。基本上導演很認真地讓劇情一直進行,平鋪直敘的故事讓整部電影缺乏大起大落的高潮而顯得乏味。或許是過於著重劇情的推動,角色刻畫明顯地弱化許多。劇中葉起東與家維曖昧不明的感情並不深刻,僅管以林嘉欣深沉的演技讓人了解家維對起東的愛,卻沒有適切的橋段去描述他們之間深刻的感情。好像家維就是設定成對起東死心塌地的好女人,溫柔而不需要理由。

關於科學小組的成員,雖然他們都是科學家,但是來自不同背景(想學《MI3》嗎?)的組合感覺卻像雜牌軍般,沒有特別深刻的印象。江口洋介所飾演的瘸腳科學家橋本,或許是肢障的自卑讓他一心尋死,不修邊幅的拉遢模樣也代表對這個世界一切的冷漠與疏離,算是科學小組裡比較深刻的角色。

相對照於橋本的有血有肉,其他成員的演出就讓人不敢恭維。大S飾演的蘇原在影片開始頗有氣勢,講起日語一板一眼還頗有可觀之處。但是當鏡頭轉到她被關在隔離室裡,橋本逼她脫掉衣物檢查是否偷渡「鬼」出來,大S脫掉外衣後裡面竟然還穿著襯衣,真難想像那麼強勢的科學家在熱得要死的台灣竟然穿的這麼保守(襯衣耶……)。一頭亂髮的陳柏霖更是來亂的,過於年輕的設定也很難與科學家形象搭在一起,再加上吃麵吃到被鬼掐死的表情更是一整個爆笑,完全感受不到恐怖氣氛。張鈞甯就更可惜了,慢條斯理的口調沒有幫她加分,帶著一點傻大姐性格的她在電影裡像個花瓶一般無所適從,理當見過大風大浪的科學家身份看到屍體解剖竟然噁心想吐。真不曉得她是實習生來見習還是真的科學家。

裡面我比較喜歡的角色,反而是戲份不多的林嘉欣。僅管飾演葉起東的情人家維,卻只有對到一場戲。然而林嘉欣深情而又真摯的眼神,當真把愛慕一個人的思念之情寫在臉上。就算沒有太多的對手戲,也讓觀眾感受到她對葉起東的一片真心而動容,演技令人印象深刻。

忘了提張震。基本上我覺得他演技進步了(那是跟《臥虎藏龍》比,在《最好的時光》他只是演自己所以不算),只是口調還要再加強。就這樣。

僅管劇情上與人物刻畫上有其暇疵,但《詭絲》卻仍然是近幾年來值得進戲院一看的國片之一。《詭絲》的科幻題材不但在台灣極為少見,融合亞洲的鬼文化與西方的科學理論也是其賣點之一。我喜歡鬼小孩耀西蹲在路邊等公車時,一個酒鬼對著他尿尿的橋段。編劇巧妙地將中國人「在外面隨便亂小便要告知神明」的迷信,轉化成一種可信的戲劇橋段。不但讓人替劇中的酒鬼捏一把冷汗,不知不覺中也用這種戲劇化效果傳達了「寧可信其有」的敬鬼神概念。

在技術面上更是沒話說,《詭絲》以Panavision的攝影機拍攝而成,聘請香港攝影黃岳泰掌鏡,更找來替岩井俊二的《燕尾蝶》和昆汀塔倫提諾《追殺比爾》的美術指導種田陽平替《詭絲》打造奇幻而又詭異的藝術氛圍。可惜的是在動畫表現上並沒有想像中的卓越,關於「絲」與「孟傑海棉」的特效差強人意,程度大概只在Discovery Channel的表現左右,並沒有特別令人驚豔。

以製作成本和技術面的設計來看,《詭絲》的確有其可觀之處。或許我們可以從這大成本的製作裡,去摸索出一套製作台灣題材類型片的SOP,並且做為下一部大型製作國片的借鏡。誠如製片黃志明所言,《雙瞳》號稱是哥倫比亞投資的亞洲電影,挾著美商雄厚的資本與戲院通路,要不賣座都難。但《詭絲》是中環獨資拍攝的台灣電影,如果票房成功的話,它的里程碑意義將大於《雙瞳》,代表台灣人也擁有拍出類比好萊塢類型片」能力的指標意義。或許走到戲院裡,去看一個奠基在現實台灣中的架空場景,應該會是另外一種都市人的生活樂趣。

發表感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